返回

似风吻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 7 章

第(1/3)页

一晃,七月初。
        临江市告别终日阴雨,天空开始出现盛大又不可阻挡太阳,巍峨坚硬的钢铁森林蛰伏在腾腾热气里,像是一只耷拉耳朵的巨大怪兽。

        漂泊在太平洋上的衣服到了,那些高定有的年纪悠久,其价值完全可以放进艺术馆展览,又受布料和当时的工艺限制,对保存环境要求极为苛刻。
        林稚晚也不喜欢社交,索性一直窝在吾悅江澜设计整理衣帽间,也算是避暑。

        自那天后,池宴没有再来。
        林稚晚也没有去找。

        两人的关系很微妙,宛如一株春雨过后的竹子,长势喜人,却在某一瞬间被拦腰折断。
        可仔细想想,貌似冷漠疏离才是他们之间的常态。

        倒是娄黛总会找来。

        吾悦江澜是新开发的江景别墅,由于开发商打造“精英阶层”的营销理念,楼盘一开售就有不少临江市的名媛少爷趋之若鹜。
        娄黛就是其中之一。

        每天下午三点,娄黛会准时提着下午茶出现在1007的门口。
        刚开始,对于家里有外人来,林稚晚很不自在,可娄黛这姑娘五行缺眼力见,在“专柜战役”后还将林稚晚当成好姐妹对待,一见面就黏黏糊糊,自来熟的不得了。

        打不过就加入,林稚晚已经习以为常,并且能自觉给娄黛留门。

        “真奇怪,”娄黛一进门就嘟囔了句:“为什么这么久我都没见到池宴啊?”
        这话没头没尾,林稚晚有点儿心虚,故作疑惑道:“啊?”
        娄黛解释:“买这栋宅子时中介说了,池宴也住在这小区,还是我附近呢。”

        “……”林稚晚:“中介这都能随便说吗?”
        娄黛傻里傻气对的,听不出林稚晚语气里的试探,径直坐到沙发上开始拆下午茶,“是呀,那时池宴可是吾悦江澜的活招牌,有好多姑娘都是冲着池宴买的这块地方。”

        “……”
        不至于吧?

        不过倒也不难理解。
        池宴一直就不是低调的类型,爷爷是高官,父亲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家,自己又玩赛车,哪一项单拎出来都足够令人遐想。
        更何况长了一双琥珀色的含情眼,再配上薄唇,天时地利人和地将痞坏浪荡又矜贵演绎尽了。

        确实会让很多姑娘从情窦初开惦记到二十五六岁。

        林稚晚挪动一件缀满钻石的上世纪海盗爷执掌CD时的高定礼服,含糊应付娄黛:“可能是他不喜欢住在这里吧。”
        “也是,”娄黛点了点头,毕竟他们这群人,都不会只有一套房产,她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我怎么看你家后面停着的游艇也有点儿像池宴那个。”

        林稚晚:“?”

        这游艇是国外一家大公司生产的,刚到临江市,还是竞价拍卖的,最后成交价几个亿,这事儿豪门小姐们都清楚的很。
        只不过池宴拍下游艇后,就远赴美国开拓市场,这两年除了他的表弟曲思远用它开过一场party,一直都处于闲置状态。

        林稚晚也想知道,这么大个玩意放在港口养护不好吗,非要停在家后门。
        她就当没听到,推着挂衣模特小心翼翼地避开其他礼服,往电梯方向走,想要给它放进三楼衣帽间。

        被这堆礼服搞的,家里现在很乱,一楼会客厅放了一些,三楼主卧也全部被侵占了。

        娄黛就随口一说,也不打算深究其中原由。
        毕竟,当初林稚可晚是人尽皆知的小仙女,不食人间烟火得很,跟池宴比起来,一个柔成水仙成烟,一个烈似火,游戏人间。
        这俩人能扯上关系,她第一个不信。

        见林稚晚推着模特进电梯,她赶紧上去帮忙,把繁复的裙摆都塞进电梯里。
        林稚晚温和而礼貌:“谢谢。”
        “你跟我说什么谢呀,”娄黛自来熟,又问:“八号的ELLA杂志慈善晚宴你去吗?”        

        这种杂志举办的慈善晚宴,除了邀请明星博流量外,也会邀请一些设计师以及对时尚有贡献的豪门名媛。
        这个贡献具体就指,在时尚方面——订购高定礼服高定珠宝花了多少钱。

        临江市这群名媛,娄黛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林稚晚不参与评比。
        因为,她拥有设计师身份。

        在大众视野里岑寂了两年,可林稚晚并没有打算放弃时尚行业以及服装设计工作,点了点头:“嗯,要去的。”
        娄黛脸色突然变得有点奇怪。
        林稚晚又问:“怎么了?”

        娄黛挠了下头,思量着开口:“就是……叶清和也会去。”
        乍一提到这个人,林稚晚头皮发冷,半晌,扯出一个笑容:“她是女明星,参加这种活动,应该的。”

        当年林家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只是知道个囫囵,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林稚晚就是被林钦还有叶清和算计的那个。
        娄黛还是有点儿担心:“她跟你那杀千刀的哥哥一直在找你呢,我怕……”

        “你不是想让我给你挑礼服么?”林稚晚没有再继续上一个话题:“你有什么喜欢的风格可以提前同步到我,我帮你做妆造。”

        “晚晚,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呜。”娄黛神经大条,见磨了她几天的事终于松口答应,立马忘了叶清和,张开双臂给林稚晚一个大大的熊抱。
        林稚晚也跟着笑,只是笑容更多的流于表面。

        *

        慈善晚宴当天,娄黛特意选了宝格丽酒店,雇了国内顶尖的摄影团队来拍晚宴出发照,架势不输当红女明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