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风吻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 7 章

第(2/3)页

        娄家书香门第,百年世家,到了娄黛这一辈,虽有式微之兆,但娄黛是平辈里唯一的女孩子,自然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要什么有什么。

        娄黛人也单纯,既然答应了给她做妆造型,林稚晚提前了好几天给她挑礼服。

        娄黛的衣帽间也很大,高定琳琅满目,但就是审美有点偏颇,高定好看高定的,她好看她的,怎么搭都不和谐。

        娄黛个子很高,超过170,骨架也有点大,但脸是娃娃脸,所以一直走甜美路线。
        粉红色蕾丝泡泡袖这些元素罩在她身上,仿佛金刚芭比。

        倒不如直接将视觉重点转移到身材上来,弱化脸部的幼态感,强调好身材和大长腿。

        林稚晚在娄黛的衣帽间里转了好几圈,最后决定帮她在内场搭配一件“性别不设限”的西装外套,露出长腿,干净利落。

        至于红毯上要穿的高定长裙,林稚晚实在没有办法从她的衣帽间里挑出满意的,拿出了自己收藏的上世纪老佛爷设计的长裙。

        “真的要穿老佛爷亲手做的礼服吗?”
        就算林稚晚已经把礼服带到酒店了,娄黛不敢相信。
        这!他妈可是收藏品啊!是可以放到伦敦时尚博物馆展览的那种。

        “嗯,”林稚晚一手撑着桌子,仰身端详着她的五官和轮廓:“高定礼服说到底也是服务人的,你穿上它跟把它摆在博物馆里展览一样有价值。”

        娄黛整个人感动的稀里哗啦:“呜呜,晚晚,你对我也太好了……”

        林稚晚冷漠地比了个“stop”的手势:“抓紧时间。”

        娄黛的化妆师是合作过很多次的,林稚晚跟她沟通了下妆容要求,不要一味儿追求白皙,见化妆师跟自己意见一致,然后磨了一杯咖啡,换好礼服后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看EllA杂志。

        娄黛底子好,妆发也简单,没一会儿就做好造型,叫摄影师过来拍出发照。

        这条裙子是C家的经典款,经典的黑色配山茶花点缀,布料硬挺,剪裁也十分挺括大气。
        很好地承托住娄黛利落和气场,又跟面部妆容和谐,有些小女生的娇气。

        林稚晚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了点头。
        人一多起来,她感觉闷,趁大家不注意,握着咖啡悄悄推门而出。

        从八岁开始,母亲去世后,她就不再是一个热闹的人。
        承担不起别人的热情,也回馈不了任何爱意。

        娄黛讨厌她就是从这个年纪开始的。
        林文和本是军人,后下海经商,新盛企业越做越大,在她母亲去世后,受临江市国资委邀请,将新盛集团从闽州迁至临江。

        刚到那会儿,林稚晚和娄黛是邻居。
        娄黛是那条街上的小霸王,看林稚晚白白净净眼睛大大,颜控基因作祟,总是主动找林稚晚玩。

        可几乎每次,都被林稚晚拒绝了

        送小零食,林稚晚不收。
        邀请玩跳飞机,林稚晚不玩。
        躲猫猫,不躲。

        碰壁次数多了,娄黛就开始讨厌她,小孩子的爱恨很简单,并且带着一群小伙伴孤立她。
        不过在那个年纪,林稚晚才是不愿意和人接触的那个,意识到所有小朋友都讨厌她,还不自觉松了口气。

        然而,人生兜兜转转,当时林稚晚也想不到,如今两人还能如此平静友好的相处。

        “林稚晚?”
        一声尖锐的声音刺破长廊里的宁静,林稚晚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那声音宛若一把刀子直插心脏,扯着前尘往事一并回忆起来。

        林稚晚浑身僵硬一瞬,努力整理好情绪,微微偏头头,就看到叶清和朝自己走来。
        踩在地毯上的高跟鞋很高很细,尖锐又刻薄,令林稚晚不可控制地回想起巴掌落在脸上的痛感。

        四目相对,她捏着咖啡杯的手背上青筋直突。

        叶清和不怀好意地打量她,半晌,冷嗤一声:“真是你?你还真活着?”
        林稚晚一双眼睛清澈没什么温度,同样讽刺回去:“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哼。”如今,叶清和是林家的女主人,再也不是那个要巴结小姑子在林家苟且度日不受待见的上位的第三者,自然不怕这位丧家之犬。

        “听说你现在住吾悦江澜,还收藏了很多高定礼服?”叶清和话锋一转:“你爸留给你多少钱我清楚,哪支撑的了你这么大的手笔。”
        她一顿:“你该不会被哪个老男人包养了吧?”

        林稚晚:“……”
        这些低级的讽刺,她天生自带免疫,不会生气,甚至觉得有一点儿吵。

        懒得跟她浪费时间,她拎起裙摆,准备要走。

        可叶清和不这么想,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为什么生活要差这么多?
        叶清和早就以为林稚晚落魄了,可她还好好地站在她面前,甚至比之前更好。

        巨大的嫉妒感填满内心,叶清和突然有些抓狂,对羞辱林稚晚的游戏不厌其烦。

        “林稚晚!”她一把将人拉回来,扯得林稚晚一个趔趄:“你怎么还敢回来啊?想到你爸就埋在这里你不觉得夜夜难眠吗?”

        提到父亲,林稚晚终于有点儿脾气:“放开我!”

        叶清和不依不饶:“当初不是你,你爸会死吗?明明是前一天的飞机,你却因为睡过头错过了改签,还让你爸送你,你爸要是不送你,就不能出车祸,出车祸不护着你,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

        “还有你妈妈,你妈要不是因为你,怎么能年纪轻轻就死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