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风吻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 2 章

第(1/3)页

“怎么了?”见林稚晚盯着手机,陆方霓腾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都要给手机盯出一个洞了。”
        林稚晚熄灭手机,嘴角抿了抿:“没什么。”

        “今天回哪住?还是江庭?”陆方霓问。

        虽然她被林钦算计,没有拿到林文和的一分遗产,但做了二十几年林家大小姐,自然也有些资产,包括几套房和一个山庄,以及一丁点儿股份。
        只不过这些跟新盛集团的市场份额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那条短息上的地址,才是今晚林稚晚过夜的地方。
        林稚晚不想说清楚,也不擅长撒谎,含糊道:“先送我回那儿也可以。”

        还沉浸在遇到池宴豪掷千金的震惊里,陆方霓没注意到她话里的歧义,反倒又把话题扯到了池宴:“你猜猜,池宴买旗袍是给谁的?”
        她八卦:“女朋友?老婆?”

        两个称呼甩出来,像是小石头砸在了林稚晚的身上,令她有点儿精神紧绷:“其实……也可以换个思路。”
        “嗯?”陆方霓看她。

        顶着她一副“你是不是知道内幕快说出来”的目光,林稚晚面不改色地接着说:“也许没那么复杂。”
        “万一……万一就是他想穿女装呢?”

        “……”
        陆方霓明显是被雷到了,好一会儿才僵硬地回过头瞪她:“算我求求你,让我对男人还有一点儿幻想吧。”

        那你也不能幻想他呀,这不合适。
        林稚晚腹诽,但嘴上却没说。

        倒是陆方霓还在感慨:“当池宴女朋友,还不得做梦都笑醒。”

        高中那会儿,临江师大附中无人不识池宴。
        那个年纪,家室相貌成绩或者离经叛道,但凡沾一样都能在校园里小有名气。

        而池宴全占了。

        在多数男生还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满脸青春痘时,池宴就已经长出一副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的脸,随便套一件干净的T,凭借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男生堆里就是鹤立鸡群。

        最重要的是,当时的他就已经开始玩赛车。
        高二时,他参加一级方程式世界赛车锦标赛的临江市市赛,一举拿下冠军,成了媒体眼里炙手可热的赛车天才。

        也是因为媒体的报道,池父知道他还在玩赛车的事,联合班主任一起打击他,理由很扯淡——因为参加训练逃课耽误学业。
        结果下次月考,池宴拿了个全校第一。

        池父联系校领导,惩罚他在下周一升国旗时读检讨书。

        池宴站在国旗台上,宽大而古板校服未将他恣意难驯的气质消减半分。
        他从口袋里掏出“检讨书”,微微躬了腰,对着话筒出了声:“大家好,我是池宴。”

        一点儿没有要反思的意思。
        像是在冷风里招摇的一棵树,倔强,又有一股韧劲儿。

        他浅棕色的眸子随意扫了下人群,下一秒,将检讨书揉成一团扔在脚下,然后微微弓了下身,对着话筒,声音有些低:“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