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风吻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 2 章

第(2/3)页

没错。”

        人群沸腾了起来。
        “赛车我能拿第一,学习我也可以第一,”风鼓起他的校服下摆,少年化成一道自由自在的风,声音傲慢又无可阻挡:“只要我池宴想做,没什么办不到。”

        枯燥的课间因为他生出一抹活跃,抵消掉台下所有同学的困倦和无聊。
        陆方霓蹭到林稚晚身边,问她:“瞧,帅吧。”

        当时大家一直认为林稚晚是没有审美的人,当红偶像放在眼前也看不出帅,也不觉得自己长得漂亮。

        林稚晚把白皙的手掌抬到额头前面,挡住夏日盛大的阳光,微微垫起脚尖,往国旗台上看了看。
        她鼻尖出了些汗,奶白色的脸颊被太阳晒得有点儿红。

        过了好久,她才说:“是挺好看的。”

        就因为这一句评价,以后的很多年里,她都能从陆方霓嘴里陆陆续续听到池宴的消息,真真假假无法分辨。
        陆方霓混娱乐圈,爱社交,池宴又从不低调,跟他组过一个局的狐朋狗友跟病毒裂变那般多,八卦也没边儿。

        陆方霓说,跟池宴,相识不必欣喜,睡过稳赚不赔,若是交往,那就得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开,十分真心用一分,一分演得十成像。
        当初林稚晚不以为意。

        *

        回到江庭,林稚晚坐在飘窗前面发会儿呆,然后从衣帽间拖出来一个行李箱,把过夜需要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不多,在旅行箱里晃晃荡荡的。

        车库里的车子已经有两年没开过,她离开之后也没人帮她定时养护,想了想,林稚晚还是决定坐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本地人,车内电台放着小曲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林稚晚说话:“江庭知道伐,和风集团的嘞,和风少东家可不得了嘞。”
        “叫什么池宴,当初大家都在投资房地产,他倒是好,硬是不让和风继续做了。”

        “当时挨了好多骂,现在想想,”趁着红灯,师傅右手松开方向盘,比了个大拇指:“有远见,厉害的很。”

        说完,还回头问林稚晚:“是伐?”

        池老爷子一生戎马,性子严苛又火爆,池宴父亲也是严谨的人。
        从军从商,都是正路,到只有池宴,眼里只有赛车,为人又太过恣意妄为,不循礼法。

        好些人都暗讽池家要败在池宴手上,根本想不到他能将池家的商业版图拓展到海外。

        师傅的目光太过渴望得到回答,林稚晚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嗯。”
        “就不像那个林钦,”师傅话锋一转,语气狠狠的:“欠了老百姓几千万的工程款还不上。”
        又惋惜:“要是林先生在,肯哪能让他干这事。”

        新盛集团本来做体育用品起家,林文和去世后,林钦想赚快钱,大幅缩减体育用品生产规模,将资金转移到房地产。
        好景不长,“三条红线政策”一出,房地产行业遭受重创,新盛地产杠杆过高,更是首当其冲。

        林钦是个废物。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