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风吻玫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 1 章

第(1/3)页

六月,临江市,梅雨时节。
        细雨阴缠缠地落了整整半月,天际一片晦暗惨淡,空气里有着令人不舒服的窒息感。

        位于江边的一座私人豪宅院内,早就在下午六点钟的光景就已亮起璀璨的灯火。
        院外豪车排列,院内衣香鬓影,脂粉气横流。

        今夜,宅子的女主人将在这里举办一场小型慈善拍卖晚宴,受邀嘉宾皆是家族对慈善行业有过贡献的世家名媛,以及在各自领域内取得不菲成就的业界名流。

        这种场合,圈外人看是上流社会的名利场,圈内人只觉得互相攀比吹嘘,无聊且累。
        不过今天还是有些新鲜事令大家打起精神,因为——林稚晚回来了。

        前些日子,林稚晚回国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但毕竟没有谁亲眼见过,可信度有限。
        直到今晚的宾客名单里晚赫然在列,才实实在在地令人震惊了一下。

        “她真的没死?”
        “那她这些年去哪里了?”

        “当年林先生立了遗嘱,财产和继承权都留给了她哥哥,她现在岂不是丧家之犬身无分文?”
        话音一落,空气里安静了两秒,不知道是谁轻嗤了一声:“这回我们倒是要好好看看林公主还能多华丽多清高。”

        这群名门闺秀,平日里都互相看不惯,倒是在林稚晚的问题上统一战线。
        ——统一地不盼望林稚晚好。

        两年前,临江市发生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大货车酒驾逆行,撞毁了一辆奥迪Q7,犯罪嫌疑人逃逸,而受害者正是林稚晚和父亲林文和。
        林稚晚陷入昏迷,躺在医院里没人管。

        林文和的骤然离世令新盛集团内部混乱许久,众人皆观望到底谁能接手“中国第一运动品牌”帝国,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林稚晚消失了。

        说是消失,那就是不知死活,不知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现在正在过怎样的生活。

        整整两年。
        她又如同消失那般,神秘地出现了。

        *

        【下来吧】
        宴会上众人讨论激烈,而当事人林稚晚卧在豪宅里,收到闺蜜发来的消息,才不疾不徐地下楼。

        “晚晚!”陆方霓开心地从车里冲出来,给了林稚晚一个大大的拥抱:“宝贝原谅我剧组不准请假,要么我早就飞奔过来见你了。”

        林稚晚被她勒得有些紧,但瓷白的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没事,前两天我也在倒时差。”
        闻言,陆方霓打量了下她:“脸色还不错。”又往下扫了眼,一噎:“你今天就穿这个?”

        林稚晚也低头看了眼:“不好看吗?”

        淡粉色的无袖v领针织裙配裸色厚底穆勒鞋,头上戴一顶深灰色羊毛多层帽,耳上戴着金色不对称耳环,手腕和颈部也有相应的搭配。
        从单品上看都很平平无奇,可是林稚晚早就过了喜欢高定配高珠那种华丽但束缚的年纪,开始追求整体和舒适感。

        她肤色本就白,跟淋了一层牛奶似的细腻光滑,再配上一平和的眼睛,周身氛围和谐。
        不像是小说里写的回来打众人脸,倒像是小尼姑,清心寡欲极了。

        “好看是好看,”见林稚晚浑不在意,陆方霓替她着急:“可你这么穿,那群小姐还以为你落魄了。”
        林稚晚沉吟了会儿:“可这是事实来着。”

        “……”
        她说得平静,无端让陆方霓心疼起来。
        林稚晚从小就被林文和保护的太好了,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是住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

        林文和也清楚她和林钦之间也没有什么兄妹之情,所以早就开始替她谋划。
        只是天算不如人算,变故来得太突然。

        “哎。”陆方霓叹了口气,安慰似的拉着她上车,唏嘘道:“晚晚,我觉得你还是找个人照顾你吧。”

        林稚晚:“人心隔肚皮,都是靠不住的。”

        陆方霓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那当初帮你那人呢?还有联系吗?”
        林稚晚低头剥着手指,没吱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