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兰香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54 天灯 结局 含四月微雨和氏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354 天灯 结局 含四月微雨和氏璧

第(1/3)页

?

  他开口道:"无论是生是死,三妹妹这样一个女孩儿流落在外,既无头脑又无一技傍身,只怕得不了好儿.我如今只当她死了,做功德也好,荐也罢,都是尽尽心意罢了.这话不要同二婶说,只怕她受不住."

  香兰点点头,不由轻轻叹了一声.

  一时二人说话闲谈.林锦楼将外面的见闻捡有趣的讲给香兰听,又道:"我有东西给你看."说着吩咐下去,命人捧了一只匣子来,打开一瞧,只见当中一摞纸,或是往来书信,或是折起未曾装裱过的小幅字画,不一而足,香兰展开看,赫然觉那些书信,字画竟都是她前世祖父和父亲留下的.香兰一惊,猛抬头看林锦楼.

  林锦楼道:"沈公字好,当日留他几封书信是为了当字帖儿的,后来沈家出了事,家中与其往来的书信等大多付之一炬,长辈独独忘了我那里还有些,时日久了,我也扔脑后去,这些便放匣子里落灰.前几日收拾书房才得见天日了."

  只见香兰翻看书信,忽泪盈于睫,垂下眼帘,捏着那信道:"都给我罢,这也是唯一一点念想了"

  林锦楼看着她不做声,香兰抬头道:"想听我和沈家的渊源?"

  林锦楼一怔,点了点头.

  "我前世就是沈家的嫡长孙女,叫嘉兰的.当日我与你说过,并非只是荒诞不经取笑而已."

  "当真?"

  "当真.当日祖父获罪,抄家落难,家族倾覆不过一夜之间,第二日我得信儿时,婆家也已被官兵重重围满了.后被押到大牢.我母亲,妹妹她们已在另一间牢房里了,我不敢说话呼喊,后头狱卒呼和甚厉,只好眼巴巴的回头张望,可怜我当日尚存天真,还以为总能再见亲人一面,熟料那一眼便是永别了."

  "听说沈氏母女是在教坊司自尽你没去教坊司?"

  "没有.我跟婆家一道充军配.还记得启程那日便听说祖父他们已午门抄斩了.那一天正是愁云惨淡.我脸上的泪便没有干过,后来半途在个破败了的观音小庙里休息,我跪在观音菩萨跟前.一心一意说,谁能替我沈氏一门收尸,让先人魂归幽冥,有处可居.我来世为奴为婢,结草衔环来报."说着看了看林锦楼.喟然长叹,"原我也不懂为何这辈子在你家当了丫鬟,后来瞧见家里的祖坟,方才恍然了."

  "后来呢?"

  "后来我那一世的丈夫在途中病死了.不久我也贫病交加死在路上了."香兰犹豫片刻,终未说宋柯便是萧杭,"我似醒非醒再睁眼的时.就成了陈家的丫鬟了.有时想起前生,也觉着是不是自己长长做了场梦.只是梦里头太入戏,便认作是真的."

  "原来如此."

  "你信我?"

  "信,怎么不信,你说什么我都信."林锦楼看着香兰,满面坚定神色.心道,难怪香兰特意祭拜沈家祖坟,沈家的旧事都如数家珍,且字体画风与沈阁老当年是一个稿子,若非蒙祖父亲自开蒙,谁能得这样真传.原他还奇怪,为何陈万全那样的夫妇竟能养出这样的女儿,琴棋书画,女红针线,吃穿举止,气度做派,为人处世都不同,原来根儿在这里.有些小官吏后来迹家里有女儿,或有些宅门里丫头楞充小姐,只不过学了个拿腔作势,吃穿用度,大世家上百年的积蕴,骨风教养皆在血肉里,哪是表皮儿学像了就是了.

  香兰听了林锦楼的话,勉强笑笑,一双小手塞到他的手里,仿佛便有力量倾注在身上似的:"最初还想着祖父他们若像我一样此生再来,兴许今生还能相见,后来才知有隔世之迷,况人海茫茫,人生究竟是无常,前生一起的人,今生纵遇应不识,即便相识,也不知是福是祸了.我只是抱憾罢了,终究连至亲之人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

  林锦楼见香兰惆怅向窗外望,眉笼清愁,如芙蓉含露,他心里说不出是何滋味,香兰同他将最隐秘的事倾诉出来,便是全心全意的信他,他既心疼,却又有几分释怀,展臂将她揽在怀内,半晌才道:"你是丫鬟出身的也好,是沈家小姐也好,于我来说,你就是你,是我媳妇儿,无甚分别,可你吃了这么多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