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戏九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引子 第一章 我叫张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引子 第一章 我叫张郎

第(1/3)页

?我,今年十八岁,名字叫张郎,好难听的名字,叫白了就是蟑螂,让人听了就有点恶心,因为这名字也总被人取笑。其实我本名叫张宇,一个颇为大气的名字,可华叔说不好,硬让我叫张郎,我虽不喜欢,可得靠他罩着,没办法,只好依他了。

  

  我有血海深仇,真的,不想瞒你们。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没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八月初八,离中秋还有七天,那天没有太阳,因为天上正挂着月亮。我不会记错的,因为那是我见我爹娘的最后一面。

  

  那天,我这个天地会的少爷被下人领到我父母的面前,一进到大厅,我就不会笑了,因为我发现我爹娘的表情十分沉重,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沉重,那情景就象世界末日要降临一般,把我的心情也弄得极差。

  

  我娘将我搂在怀里久久不放,我看见她的眼里全是泪,不知怎么的,我也跟着她哭起来。后来我爹劝止了我们,我娘才对我讲:“小宇,咱们天地会今天要来大对头,你快点跟华叔走吧,要听他的话,如果我和你爹没事儿,你们就回来,如果我们身遭不测,你们就远走高飞,千万没让他们寻到。”

  

  那年我十三岁,见他们大仗小仗地也没少打,可象那天的情景还是头一回,看着她的神色,我就知道她和爹凶多吉少。我哭闹着不想离开,紧紧地抓着娘的手,是华叔上来把我生硬地拉开。

  

  我爹没说多的话,只对我说,如果他和娘真的有什么不测,叫我不要给他们报仇,他又嘱咐华叔,也不要告诉我今晚会来什么人。他给了华叔一件东西,华叔便将我抱在怀里,飞快地离开了归云庄——天地会的总舵。

  

  华叔是我家的仆人,我八岁那年,他被我爹带到了归云庄。那时我已经懂事儿了,所以也就知道华叔的底细。他是个采花贼,说白点,就是专门祸害人家女人的飞贼,不过,他不同于一般的采花贼,确切点说,他是一个偷心的贼!据说凡是被他玩弄过的女人不但不恨他,反而还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哪怕做牛做马,做奴做仆!据说江湖中那几个有名的女杰也曾和他有过一腿。所以,他常常又被那些女人追得东躲西藏的。

  

  女人喜欢他,可男人们却恨死了他,所以,不论他走到哪都有仇家,为了躲避那些追杀他的男人,他还得东躲西藏!华叔好可怜,男人女人都不放过他!

  

  华叔采花从十八岁采到五十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ya.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